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李宏捷:初心永不改 使命担在肩
作者:王进 李淼  发布时间:2019-07-05 15:24:49 打印 字号: | |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奋斗的政党,因为她有9000万不懈奋斗的党员,全心全意的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中国人民谋幸福。在天津法院,在我们的身边,有许多满怀对党和人民的无比忠诚,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去维护社会的正义,捍卫法律尊严的党员们。

  李宏捷,便是其中一员。

  李宏捷是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的一名普通法官。今年五十五岁的他,身材瘦小,戴着大黑框眼镜,见人先笑,最爱说的话就是,“没事儿,没事儿,别着急”,年轻人都爱尊称他“李老师”。

  2016年的秋天,一场秋雨之后,一件新收的抢劫案,摆在了李宏捷法官的案头。被告人叫张丽华,今年34岁,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才2岁。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因她老公沾染了赌习而急转直下。她看邻居68岁的王佩茹家条件不错,就萌生了去偷东西的歹念,结果被王佩茹堵在了屋里,张丽华在情急之下用手闷堵王佩茹的口鼻,结果把被害人给闷死了。一审以抢劫罪判处张丽华死刑。案情很简单,证据也很充分,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案件,却耗费了李宏捷法官整整7个月的时间。

  收案不久,李宏捷法官接到一个电话。是张丽华母亲打来的,在电话中得知,张丽华的父母是老来得女,别看张丽华今年才三十多岁,但其母亲都快七十了。张丽华的父亲还死的早,现在又撇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天天哭着找妈妈,姥姥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张丽华的老公王朝辉,还天天耍钱,家里也输的没什么了,可这两个孩子将来怎么办?所以老人家就想,把自己30万元的老本拿出来赔偿给被害人,看看能不能给张丽华一条活路,给两个孩子留一个妈。我们也知道,这个张丽华虽然是抢劫杀人,但她是那种转化型抢劫,在情急之下杀人,倒不属于那种罪大恶极、非杀不可的罪犯。所以,李法官立刻就拨通了被害人女儿王朝华的电话,可没想到,王朝华坚定的说“没门,我们不要赔偿,也不会谅解她。您知道她杀的是谁吗?那是她的二婶啊。”

  原来,被告人和被害人,世代居住在王家寨村,这个张丽华老公王朝辉的爷爷,和被害人女儿王朝华的爷爷,是亲哥俩。论辈分,张丽华要喊被害人叫二婶,王朝华也喊张丽华的公公叫三叔。这可是不出五服的关系,由其是在特别讲伦理,讲辈分的农村,像这种晚辈杀长辈的案件,调解起来非常困难,他往往不仅是钱的问题。所以无论李法官再怎么劝说,得到的是更加坚定的回绝。调解进行不下去了。

  这时,张妈妈带着两个小外孙,还有王家寨的村书记,一起来到了法院。年逾古稀的张妈妈已是满头银发,她瘦小枯干,略有微驼的身形后面,藏着那两个诚惶诚恐的孩子。李法官赶紧搬来了椅子让他们坐,张妈妈坚决不坐,“俺闺女是罪人,俺可没脸坐。”说着低头看了看两个小外孙,泪水哗哗的流。“求求您了李法官,您就可怜可怜这两个孩子吧!这个小的才3岁,他连他妈长什么样都没记住啊!”。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哭做一团。李法官的心都碎了。这时,村书记又说到:“哎!这事本来没咱村里嘛事,但一来是家确实太可怜。二来呢,这王、张两姓,是咱村的两个大姓,本来关系还不错,但现在就因为这件案子弄的,关系有点僵,所以村里也特别希望能够调解,这也有助于将来村里的安定团结。”

  李法官的眼圈红润了,他抱起最小的孩子说到:“咱别管他妈妈犯了多大的罪过,两个孩子是无辜的,这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颗草啊!您放心吧,只要这调解有一线希望,我一定会争取到底。

  话说的容易,可事办着难!这再打电话,王朝华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李宏捷法官陷入了深思:已经为调解延过一次期了,要说就此打住,那也是仁至义尽了。可一想到那两个孩子....是,他们的妈妈犯了法,可如果我们法院在这最后一刻放弃了,那他们将来会不会埋怨法院?甚至再误入了歧途?李宏捷法官不敢往下想了,也不愿往下想了,因为他已经暗下决心!那就是无论后面的调解有多么的艰苦,希望是多么的渺茫,他都要再走一走,因为那两个孩子在看着呢,张妈妈和村书记在看着呢,王家寨村的一方百姓,也都在看着呢。

  不是不接电话吗?走!李法官带着助理就直奔王家寨村。驱车上百公里,前后连续三趟,这三次“盘腿坐炕头”、推心置腹的谈话,让王朝华的内心起到了很大变化。可犹豫再三之后,她还是选择了拒绝,王朝华说到,现在村里,为这个调解,传的是风言风语,有人说:这张丽华杀人是不对,但终归死的是个快70的老太婆,人家把老本都赔给你了,干嘛非要人家小媳妇的命,说王朝华太没情义!可还有人说:可不能调解,调解那就是等于用老娘的命换钱,老娘的在天之灵决不会答应。这就是不孝!王朝华就说“我宁可背这无情的坏名,也不想背这不孝的骂名。”

  李宏捷法官明白了,在农村,这邻里街坊的议论,那是舌头根子压死人啊。所以要想打消王朝华的顾虑,首先要肃清那些不和谐的声音。可怎么办才好呢?忧心忡忡的李法官离开了王朝华的家。当时已是寒冬腊月,数九隆冬。头天刚下完雪,地面又湿又滑。村里的马路,是用砖头简单铺成的马路,早已被压的是坑坑洼洼,突然,李法官脚下一滑,“啊”的一声摔倒了,再想起可起不来了,一照片子,右脚腕骨骨折。

  医生说,必须打石膏,卧床三个月,脚不能着地,不然有落残的可能。可李宏捷心里清楚,三个月,那将有多少人的命运会因此改变啊。所以他坚定的说“不,大夫,您还是给我来一副拐吧!”就这样,我们法院多了一个“瘸拐李”,这期间有一次上班,还被保安当成上访户给拦下了。

  后来经过研究,决定由村里牵头,组织一场村民大会,法院到现场给讲一讲法律,宣传一下政策。冬去春来,村民大会如期举行。村民代表和当事人家属一下来了四五十人,把村委会大院挤的是满满当当。当拄着拐的李法官,走到院子当中时,下面是议论纷纷。可当听说李法官是为了这个案件摔断了腿,现在又冒着落残的风险来开会的时候,村民们一下变的肃然起敬,嘈杂的现场也一下安静了许多。

  随着李宏捷法官动之以情的劝说和晓之以理的讲解,村民们无不频频点头。大会顺利进入到了最后一个环节,现场认亲。当张丽华的母亲、公婆,还有两个孩子,齐刷刷哭着给王朝华跪倒时,王朝华也是失声痛哭。这当事人的哭声,群众的叹息声是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就当我们都认为即将大功告成时,突然,王朝华面色煞白、全身抽搐,一下昏了过去。大家赶紧有的掐人中,有的打120,七手八脚的把人送医院去了。精心准备的认亲大会,就这么不清不楚的夭折了。

  我们在焦急中等待了两天,而等到的却是王朝华托人传来的口信,说“心累了,但坎还是过不去。”这次的功亏一篑,让我都觉得这个事真没戏了。案子的最终审限已是迫在眉睫,而此时离审限内最后一次的审委会,就只还剩两天。

  直到审委会的头一天,还没有任何的消息,可这报告是不能不写了,我们都劝李宏捷法官:审判长,别等了,咱能做的不能做的,可都做了,尽人事听天命吧。李法官面色沉重,背着手围着办公桌转来转去,眉头紧锁,但却一言不发。当李宏捷法官听说明天的审委会是一天的会时,跑着找到了主管院长,“院长,我请求将这个案子改在下午上会讨论。”李法官要为张丽华再多争取半天的时间,因为在他的内心,总企盼,可能会有奇迹发生。

  转天中午11点,奇迹真的发生了,王朝华同意了。原来王朝华有个二舅,这个二舅就是被害人王佩茹的亲弟弟。这个二舅本来是坚决不同意调解的,可当他听说了调解的来龙去脉,听说李宏捷法官,为了这么两个普通的家庭,两个普通的孩子,付出了这么多的辛苦和努力时,他被深深的打动了。所以在这最后的一刻,他改变了立场,并主动作通了王朝华的工作。

  终于,在离审委会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案件正式调解成功。而最终,张丽华也由死刑,改判为了无期徒刑。

  因为工作认真负责,李宏捷多次被评为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先进个人、天津法院系统先进个人。

  对工作充满了热爱的他,也没有忘记对家庭的责任。2014年,李宏捷八十高龄的母亲大腿骨折住院,由于年事已高不适于手术,他和家人将母亲接回家,为了不影响审判工作,他就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和两个已退休的姐姐轮流照顾母亲。有时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开庭或案件的审结,他常常在家里边修改材料边看顾老人。那两年,他一边照顾老人,还超额圆满完成了部分疑难重大案件的审理和服务社区的工作任务。2015年8月,母亲病故后,李宏捷夫妻与岳父岳母虽不在一起生活,但只要二老一生病,也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照顾。岳母胆结石、胰腺炎常发作不停呕吐,他就用塑料袋接呕吐物,帮岳母擦身子。“孝老爱亲”的善行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孩子,几年前妻子身患癌症住院手术,正在读大学的儿子承担了照顾母亲的重任。2016年,儿子考上了公务员,成为一名乡镇干部,爱岗敬业,竭诚为辖区人民群众服务。李宏捷一家“爱国敬业,孝老爱亲”的善行被传为美谈,这一家人在2017年被评为“天津市最美家庭”,在今年又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

  这,就是一名普通刑事法官的故事,它没有波澜壮阔的场景,也没有马革裹尸的悲壮。但正如李宏捷曾说过的那样:作为一名党员法官,我们在工作中多一分的努力,就能多一个人的悔罪,就能多一个家庭的和睦,就能多一方百姓的安定。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既是党和人民对我们的嘱托,也是我们法官应负的责任。而我们只有担当起这个重任,才有资格被人民尊称一声“法官”。
责任编辑:马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