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沾满人间烟火的石头………作者:柳含烟
作者:柳含烟  发布时间:2019-12-02 17:09:03 打印 字号: | |

三生石


    今夜,星光助我,天竺寺旁,温一壶热酒,招待同乡或孤客。

    檐间鸟喉倦了,石间的花靥羞了。湖风袭耳,黄叶落肩。(我们的双肩是担载着万重岁月的。)

    不言湖里莲花开落,且看万千涟漪,是在解读莲的心事的,

    暗香逼人,沾衣、染目、润耳。

    忆旧谈天,说着今生来世,一任星芒暗了,鼓声歇了,言定

    来生,踏雨后山径,挑灯夜行,来此聚着。这里,有石盟证。

    远处,歌声飘渺: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问。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握一枚石子,能听到宇宙的心音。

    落草为人,我们的心跳也是和宇宙缘定了的。

    十年同船,百年枕眠,修一生的缘分,是为来世的同赏花,同搀扶,同桌饮,

    待春临大地,有爱我者以柔荑抚我黑发,

    陶然间,

    悠悠雁鸣排空袭来,在生命里永世流转。

 

    三生石,订三生。

    石不老,生生世世将永远啊。

    三生石畔,相约相聚,

    来生,我仍会温一壶热酒,招待同乡或孤客。

 


  庞贝

 

    如何走回去,走进两千年前耀眼的城池?

    走进去,那城已不城了。

 

    后人来此吊谁?

    只因维苏威暴怒的深咳一声,使几千个鲜活的灵魂,沉沉的睡成石头人。

    太阳升温,熔岩黑冷,喧嚣的城池瞬间尘埃落定,时间脱离了钟摆,空间的门丢失了钥匙,无助的手求向空中,

    上帝的手呢?

 

    庞贝,一座城池死去代价是几千条生命在同一时刻为它陪祭,站着、坐着、跪着、卧着,不改当初的姿势,末日君临时的苦呢、痛呢、呼呢、嚎呢、都被冷却后的石头封存。

    石人石像,是凝固,是张扬?

    落泪的绝美,

    美得如同两千年后,石缝间滋生的野花,童贞无危。

  

    死者的城池,活人的风景区。

    两千个春夏秋冬,屈指可数过,

    穿越异度空间,直击死亡是为古人哭,还是为今人笑?

    看呐,庞贝古城的天空,纤云弄巧,雏菊似开在天堂,风中送来苏莲托的乳香......

    体味死亡,珍爱生命

    我们的双肩,担着生命之轻,也担着生命之重。

  

    庞贝古城。

    人们管石头还叫石头,

    管生命叫死亡,管死亡叫生命。

 

 

金字塔

 


    立在风中太久了,岁月为每块石头纹了身。

    驼铃叮叮咚咚,响在数个世纪里,有驼铃的地方,驼帮们,是归家还是远旅呢?

    空空大漠,烁烁星群,粒粒黄沙还在为流淌的岁月守口如瓶吗?

 

    是谁将文明的种子,播在孤独的来世,将石头叠积成塔,展示傲视的图腾?

    是谁守着谜底,用玄奥的谜题,拷问急履的过路人?

    狮身人面像缄口到底,而每一块石头,夜夜都能窥见:法老的灵魂,周游狮子座、处女座来到墓室,拥抱他的木乃伊了……

    一声雀呜,两声雁啼,三四声狼嚎……各种生灵,拎着迟疑的梦,追赶各自的命运去了。

 

    不能向石头逼求答案,

    就像不能追问一棵树,是因何缘破土、伸枝、开花、结果和凋敝的。

    落身为人,拍不落一生的红尘,谁又能打探明天、后天的消息,占卜命定的死期?谜,设在今天,谜底,破在来日,明天的谜底又是后天的谜题。谁是拷问者?

   (斯芬克斯的谜,你猜过了吗?)

 

    追问生命,谁又不是旷野中匆匆的赶脚人呢?

    路经金字塔,搭石煮酒,酒热了,心暖了,不言冤家宿敌,不谈恩怨情仇,说出你心底深埋的一个谜吧,

    让石头生生世世为你守着。

 

 

周口店

 


    石头的碰击声,在岩壁间,响着金色的回音。

    一个原始的文明,便在猝不及防的金色火花中诞生了。

   

    红彤彤的篝火,暖意可人。

    灰暗暗的洞穴,蒙语如织。

    祖先们,穿山过溪,端详一块石头,揣摩一块石头,敲击一块石头,敲击出一个石器时代。

    这样一个时代,是盲夜之初晓,是春蚕之破茧,是火中之凤凰……

    刹那间的火花,凝成永恒,传薪后人。

 

    火,让人识味、知羞、通慧,让人站立、追奔、迎敌。

    火燃着,灰烬飘荡,岩石依旧,静静地立成看客,

    看祖先们,放纵的舞蹈。

   (舞姿映在洞壁上,那是后来象形文字的雏形吗?原始的语言,是否还在后人的基因中传承呢?)

 

    一件石器,让我们忆不起夏、商、周……

    一枚头骨,让我们识得文明是如何穿越岁月,泅向今天的呵。带着大山里的火种,踩着大山里的乱石,祖先们走向平原、海边,那跋涉的足迹,似乎还新鲜如初,

    而这条荆棘之路,今天的我们,仍在辛苦的走着。

 

(此组散文诗获第二十五届“东丽杯”全国鲁黎奖一等奖)


 

 

 

 

 
责任编辑:马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