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徐文捷:执行路上的“追梦人”
作者:高锴 齐颖 宋杰  发布时间:2019-12-03 10:57:12 打印 字号: | |

29岁的小伙儿徐文捷来自江南鱼米之乡,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于2012年考入东丽区法院。在该院执行局4年的工作历练中,他由书记员成长为一名执行法官。褪去青涩、日渐成熟,面对复杂的案件与各类当事人,徐文捷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工作方法,能够从一次次的谈话及调查中,寻找契机化解矛盾,快速完成财产线索调查与落实,使生效判决的履行得到强大法律执行力的保障。

“六年积案”画上圆满句号

相比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寻,一些历史遗留案件也牵扯法官大量精力。在徐文捷看来,设身处地地为每一位当事人着想、让当事人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自己的职责所在。

“六年前,他酒驾撞我车的时候,我都没管自己,先送昏迷的他去医院,现在可好,车损赔偿的判决书成了一纸空文。”不久前,申请执行人唐某又一次来到东丽区法院执行局“讨说法”,徐文捷接待了他。

六年积案,所有解释都像是敷衍,任何劝说都显得无力。当年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被执行人李某踪影全无,其名下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在这期间,执行法官换了好几次,但因为找不到李某,该案始终没有实际履行。这些年,唐某的怨气越来越大,对法院工作充满了不信任。

由于是陈年旧案,很多同事都知道这个案子,有人劝徐文捷:“咱都找了六年了,实在找不到人,而且就涉及2.8万元,你还有40多件未结案件呢,别在这个案子上浪费时间了。”

虽然也曾动摇过,但每当想放弃时,徐文捷的脑海里总会闪现唐某那无助的神情。“不行,说什么我也要再试一试!”此后的日子里,徐文捷每天下班后都要去李某户籍所在的村子转一转,和可能知情的村民们聊一聊。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多方走访,徐文捷意外得知李某的岳母家就在另一个村子。“失踪多年”的李某终于被找到了。

几天后,李某来到法院,但坚称自己没有工作、没有钱,拒绝赔偿。眼看一个上午过去了,一番耐心释法没能让李某改变主意,徐文捷决定依法对其采取司法拘留措施。李某终于害怕了,徐文捷抓住时机继续做工作,讲明利害。最终,李某当场给付了执行款,六年积案终于得以执结。

“谈判桌”前的漫长一夜

“徐法官,我是申请人王某,我蹲守了一天,终于堵到吕某和他媳妇了。不过我们起了点冲突,现在正在东丽湖派出所……”2017年12月的一天傍晚,刚刚下班回家的徐文捷接到了申请人的求助电话。

“你先别急,把电话给派出所的民警。”在向民警说明案情后,派出所值班领导将申请人、被执行人转移至东丽区法院执行局。

徐文捷对这个案子非常清楚,被执行人吕某夫妇从事的是民间借贷生意,申请人王某在吕某处投资的20万元打了水漂,后来通过诉讼达成了分期执行的调解协议。然而,吕某夫妇单方面终止了赔偿。

“我们没钱,每月靠打零工也就挣个两三千元,还得生活。”

“你们俩一人穿一身貂,穿貂打零工吗?”

在执行局调解室里,被执行人和申请执行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眼看着和解无望,徐文捷向领导请示后,果断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司法强制措施。

眼看要被押往看守所,吕某此时慌了神,表示房子、车子都登记在自己父亲名下,可以让父亲出面做担保,但王某不接受这个方案。随后,吕某被带往看守所。体检时吕某被测出血压220,不能司法拘留。当时已是夜里12点了,双方又回到了执行局接待室,再次进行谈判。

这次,为了和解能顺利进行,徐文捷依法传唤了吕某的父亲。当吕父报上自己的名字时,徐文捷习惯性地在案件信息系统查询了一下,竟发现吕父是辖区某局的一名干部。这让徐文捷感觉案件有了转机。

“就让老爷子做个担保吧。”开始王某并不同意吕父做担保人,但徐文捷向其释明了吕父的身份,并解释如果担保人恶意规避执行,情节严重的则会触犯《刑法》,会影响吕父的干部身份和退休待遇等。听到这里,王某终于放下心来。

和解协议达成后,王某拿到了数月来的第一笔钱。此时已是凌晨4点,为了不耽误转天的工作,徐文捷裹着羽绒服蜷缩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下了。

凭着一股子韧劲儿,4年来徐文捷共参与结案2000余件,有力维护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180斤“一元硬币”的故事

在执行局工作的4年里,徐文捷也曾被人误解甚至刁难,起初也会束手无措,但如今,丰富的办案经历让他的内心更加强大,让他能在最短时间找到突破口,确保案件顺利执行。

今年年初,徐文捷遇到了这样一件“奇葩”事。一起抚养费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孙某故意抬了两麻袋一元硬币到执行局,要支付给申请执行人。孙某的前妻、该案的申请执行人李女士当场就哭了,“我这怎么拿回去啊,哪能用硬币给孩子交学费啊,他就是诚心恶心我!”

“法院收款接受银行转账,也可以通过网上转账直接支付被执行人。这也是给孩子的抚养费,你这样做没有意义,只能耽误大家的时间。”徐文捷好言劝说,对方却不以为然,表示自己带来的是人民币,就可以这样缴款。其间,孙某还当着法官的面把麻袋打开,十个一摞地数了起来。

徐文捷在单位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但那天,一向斯文内敛的他,板起脸厉声呵斥了被执行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其他方法妨碍或抗拒执行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处理,即采取罚款、拘留等制裁措施……”

得知自己可能会被罚款、拘留,蹲在地上数钱的孙某当即傻了眼,表示愿意接受批评教育并悔过。随后,孙某将总重量达180斤的两麻袋硬币抬往银行,存入了银行账户,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将14400元执行款转入申请人账户内,案件得到圆满解决。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2016年,徐文捷获东丽区法院全院结案工作优秀奖、彻底执结工作优秀奖;2017年被评为“天津市法院系统办案标兵”,并荣立天津市法院系统个人三等功;2018年被评为“全国法院系统办案标兵”;2019年荣立天津市法院系统个人二等功并被选为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最强执行干警”候选人。徐文捷所在的执行团队被评为“天津市优秀审执团队”。

 
责任编辑:马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