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米蛾……………………………作者:柳含烟
作者:柳含烟  发布时间:2020-01-13 09:41:48 打印 字号: | |

忽一日,家中出现两只米蛾。

起初,家人谁也没在意,一任它们悠悠荡荡,从房间的这一角飞到另一角。几天过去,它们渐渐多了起来。

看电视时,常会有那么一两只在电视屏幕前飞来舞去,影响视线,也干扰了情绪。就连吃饭时,它们也会在眼前乱晃,倒人胃口。全家开始行动起来,只要见了,两掌狠命一击,随着“啪”的一声响,立时毙命。

我和妻子决定,寻找它们的来源。碗橱、面桶、花盆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它们的繁殖地,最后我掀开一个闲置半年之久的米缸,半缸米上面,落着几只米蛾,随着盖子的掀起,它们蠕动着身体,慢慢悠悠飞动了起来。妻子见状,二话没说,把米缸搬到楼下,倒在报纸上,检出米中的絮状物和蠕虫,放在阳光下晾晒。

我以为,经过一番清理扑灭,米蛾会就此绝迹。傍晚,我守着一盏台灯读书,一只残存的米蛾又跑到台灯下飞舞,它也许没有意识到我会一掌将它打死,竟又落在书页上,悠闲自得地在铅字间穿行,一点声响也没有,两根触须漫无目的地探索着。我的目光被它吸引过去,不去翻动书页,细细地端祥它。它一点也不美,全身上下没半点靓丽灿烂、莹莹烁烁的色彩,放佛一片极小的枯叶,土色的翅膀,如穿一件大氅,长长地拖向尾后。它一点不紧张,也不慌乱,好像和我共同阅读一本书,同时走进某段情节,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有了某种息息相通的感觉,真的不忍心一下子将它打死。当我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它的翅膀,它受惊似得飞将起来,在屋里乱飞了两圈,没多大功夫,又落在了书桌前的墙上,一动不动,整个身体被灯光笼罩着,非常安详。

夜很静,一只普普通通的米蛾,一个安安静静读书的人,互不干扰,彼此和谐。

米蛾,占据了我的思绪。这小小的生命,不声不响,从半缸没有生命的陈米中生出,是怎样一种力量,在寂寞之中,自蠕动的米粒般大小的虫子,蜕变成长翅膀会飞翔的米蛾?生命的诞生竟是这般简单。

我开始对生命产生了敬畏。

世上,一片枯叶,一捧泥土,一池水,哪怕半缸陈米,只要环境允许,有了合适的温度,合适的湿度,哪怕缺少阳光,都能孕育出生命,生命让沉闷的大地活泼起来。哪怕再小的生命,也会给大地增添生机。

枯草腐败了,生出有生命的萤火虫,无星无月的夜晚,把暗夜照亮,给失望的人怀揣一线希望;泥土疏松,蚯蚓穿行,不停地咀嚼、排泄,给泥土以养料,让庄稼生长茁壮;半缸陈米,飞出无数米蛾,像今夜,那只落在墙上的米蛾,陪我读书到深夜。

它们生命短暂,甚至活不过一个星期,只要有了生命,就会享受飞翔带给它们的快乐。生命总是因某种机缘而来。

 随缘而生,随缘尔灭,这就是大自然,缘起缘灭,生命永恒。

我不敢轻易地打死落在墙上的那只米蛾了,也许明天,它还会飞到台灯前,落在书页上,看我读书的样子,提醒我,再去感悟生命更深一层的含义。

 

 
责任编辑:张鹤凡